王宁:结构化理论:背景与成就  - 中山大学新
发布时间:2019-01-04 10:05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投稿邮箱:

王宁:结构化理论:背景与成就 - 中山大学新闻网王宁:结构化理论:背景与成就 稿件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宣传部 编辑: 发布日期:2007-11-28 阅读次数: 自19世纪开始,西方社会思

  王宁:结构化理论:背景与成就 - 中山大学新闻网王宁:结构化理论:背景与成就 稿件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宣传部

   编辑:

   发布日期:2007-11-28

   阅读次数: 自19世纪开始,西方社会思想界围绕社会科学的性质展开了一系列争论。一派(实证主义)认为,自然科学是社会科学应当加以模仿的学科模型;社会研究要想成为科学,就必须像自然科学那样,采用精确的定量研究方法(如试验)。另一派(人本主义)则认为,社会科学不能等同于自然科学,因为社会不同于自然界,把社会科学等同于自然科学,就把复杂的社会现象简单化了,社会科学应当创立一种不同于自然科学的、独特的、贴切的研究方法(如理解的方法)。这一争论旷日持久,一直持续到现在。 与此相交叉的另外一场旷日持久的争论,则围绕个人与社会(或能动与结构)的关系而展开。什么是社会?社会的性质究竟是什么?一派(个体主义、行动主义、自由意志论)认为,社会是由个人构成的,“社会”不过是有个人集合的标签。因此,社会现象可以还原为有关个人的现象。对所谓“社会”的研究其实可以还原为对个人的研究。用韦伯的话说,就是对个人的社会行动的研究。与此相反,另一派(整体主义、结构主义、决定论)认为,尽管社会由个人构成,社会作为一个整体却具有内在的结构,这种社会结构不能还原为个人,正如水分子由氢原子和氧原子构成却不能等同于氢原子和氧原子一样(迪尔凯姆)。社会结构高于个人,并反过来对个人起约束和决定作用。 上述争论迄今为止未见终场。不过,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西方社会理论界出现了一股试图超越并克服上述各种对立的潮流。安东尼·吉登斯就是其中的一个佼佼者。从70年代中期起,他形成并发展了他的结构化理论。这一理论集中体现在他的三本著作:《社会学方法的新规则》(1976)、《社会理论的中心问题》(1979)、《社会的构成》(1984)。他在对社会学各理论流派进行系统的梳理、分析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独成一家的理论体系——结构化理论。 在吉登斯看来,尽管个体主义(行动主义)和整体主义(或结构主义)分别强调个体(或能动)和整体(或结构)的本源性,二者的一个共同局限,就是把能动(agency)和结构(structure)看成是割裂的双方。吉登斯则试图将能动和结构看成是互构性的,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即是说,能动和结构通过实践而得到了互构。为此,吉登斯重新界定了“结构”概念的含义。他认为,所谓结构,就是“规则和资源”。结构作为一种规则(和资源),不存在于现实的时间和空间中,而是存在于人们的大脑记忆痕迹中,并通过人们的行动而展示出来。例如,语言的语法规则就是一种结构,它存在于人们的大脑中,并通过人们的说话而展示出来。 显然,这种作为规则的结构,不再是“外在”于个体行动的东西,而是内在于人们的行动中的虚拟(virtual)的存在物。能动和结构不再是二元对立的双方,而是互构的双方。结构不再仅仅是对行动施行约束的条件,而且也是行动得以启动的媒介。换言之,“结构既是行动的约束,也是行动的媒介”。吉登斯把结构的这种双重性质,称为“结构的二重性”(dualityofstructure),其本意是要克服传统所沿袭的把结构和能动看成是彼此外在的两极(二元论)。他则把结构和能动看成是互构的双方。结构和能动的这种互构性,一方面使得行动得以结构化,另一方面也使得结构得以通过行动而连续不断地得到再生产(或改变),并跨越时空距离而扩展。行动离不开结构(正如说话离不开语法规则),但行动又不断再生产着结构(正如说话再生产了语法规则)。结构制约着行动,但行动在每一刻也“可以是另外的样子”。 吉登斯的结构化理论在国际学术界产生了重要的学术影响。这一理论启发人们从新的视角来审视个人与社会、能动与结构之关系。尽管吉登斯并不是有关个人与社会、能动与结构之对立的终结者,他的理论把对这一问题的解决推进了一大步。

阅读排行榜

编辑推荐

本站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